友情鏈接

企業文苑

當前位置:首頁>集團介紹>企業文化>企業文苑
秋子
來源: 作者:盧鑫淼 發布時間:2019-06-13

 很難想象最簡單的愿望卻是最難實現的目標——死亡。蕓蕓眾生千奇百態,活著的方式有很多種,只不過在于好壞而已,可是對于身處越戰的秋子來說,死亡竟然是最難的。

 1955年戰火燃燒,越南的天空被印上鮮艷的血紅,觸目驚心。一條條空虛的靈魂在死神的肩膀顫顫巍巍的掛著,死神說:“只有孩子的靈魂才配享有我的臂彎,安然的睡吧。”然而當他伸向那個女孩時,他猶豫了,她純凈的靈魂透過她的雙眸展露無疑。死神想也許她能凈化這方的罪惡,于是她被留下了。可惜這并不是最好的決定,所以接下來的日子,死神經常回來偷窺她的生活。

 她被一個身著軍裝的法國女人從她父母的尸體下扒出來,她害怕眼前這個金發碧眼身著軍裝的女人,畢竟今天早上就是這樣一群綠色衣服的怪物,闖進她的家門,面目猙獰的奪去了她父母和姐妹的年華。她尖叫著瘋狂的推搡著,可當她觸碰到那雙因為長期端槍所以并不柔軟,像極了媽媽因為勞作而起繭子的手,一下溫柔滲進了她的皮膚。她被牽住了,眼睛透著恐懼和渴望,繼而她又被溫柔環抱住了。她知道她獲救了,在這種時刻,她擁有了新的生活。

 一頭烏亮的秀發,兩條丹鳳眼向下垂落著,不高挺的鼻梁配上厚厚的嘴唇,確實她算不上漂亮,但是一雙丹鳳眼水汪汪的足以迷人。她才七歲而已,但她已經在經歷著其他世界的同齡人一輩子都不可能經歷的故事。

 法國女人對她很好,是一位溫柔媽媽的樣子,總是替她清洗和梳理她烏亮的辮子,這是在連連的戰火中唯一能享受的幸福時刻。直到現在她也常常想起那雙帶著繭子的手在頭皮劃過時的麻酥感。秋子有她的倔強,比如她不想“背叛”她的生母,所以她明白法國女人的好,但是卻不曾喚過她一聲媽媽。可是在三年后的一個雨天,她對著面前混合著泥土的斷臂殘肢瘋狂的喊著“mère”(法語媽媽)其實她分不清哪一個才屬于法國女人,但她知道那份溫柔再一次被戰火埋葬了。這是死神和她的第二次見面,又一次帶走了她親近的人,留下了她。他再一次看向她的眼睛,純凈留在了最底層,多了一層憤怒和無能為力。盡管她只有十歲,但她的眼神難以想象的復雜。死神逐漸明白自己的錯誤,可他是死神,生命對于他來說只是消耗品,每天成千上萬的靈魂經過他的手,一個意外而已。他這么說服著自己,離開了。

 這一次,接收秋子的是一家裝修精美的洋樓,這里夜夜笙歌,充滿著歡聲笑語,里面的姐姐們都打扮的嬌艷如花,和外面連連的戰火相比,這里就像天堂一樣。10歲的她又怎么會知道這里不是天堂而是更加罪惡的地獄呢。

 美好的景象下埋藏著骯臟的交易,秋子的生活從那天起就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,以前的疼愛變成了夢中的奢侈和唯一的慰藉,從一開始的抵抗再到順從,誰能想到這個女孩的內心經歷了些什么。她依舊不美麗,厚厚的嘴唇始終緊閉著,炯炯有神的丹鳳眼也只是垂憐,毫無生氣。最后她拋棄了她所有的特點,只有烏黑亮麗的頭發她始終留著,因為這是屬于她和親人之間最后的溫存。

 我想應該就在那一天,星星透過西貢街道上窗戶灼燒著她眼睛的那一天,秋子望著天空想回到媽媽懷抱的那一天,她出逃了,沒帶任何身外之物,一頂遮住臉龐的斗笠,頭發簡單的扎起垂在身后,她就離開了。朝陽下一只蝴蝶悠悠的落在了秋子的肩上,即使她的動作再輕柔,蝴蝶還是飛走了,于是她朝著蝴蝶飛行的方向奔去,不知疲倦。漸漸的她臉上浮現了溫暖的笑容,所有的過往和不快隨風散去,不與往日的是秋子不再想著死亡,她是朝著希望去奔跑的,這一次她想好好地活下去。

瀏覽:
凤凰娱乐彩票平台